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第47期:我经历的“文革”花絮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5-9-29 09: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经历的“文革”花絮
○张金声

  1963年,乐亭县搞起了从“粗线”到“细线”的“四清运动”,未料尚未弄出个眉目,“文化大革命”又突如其来地爆发。本人当时在城关工委一所小学工作,经历了不少颇为滑稽的镜头,或令人喷饭,或让人心酸。在此仅回忆一二。
  (一)变形的“干一辈子革命”
  “文革”的到来势如破竹,而老百姓摸不着头脑。农村小学同样无所适从,只是随着潮流取消了正常的教学秩序,课堂基本代之以阅读毛主席语录,既学了文化,又抓了革命。
  有一次某班开班会,班主任组织学生发表积极投身“文化大革命”的决心。发言之间,有一个学生的发言别出心裁,他手拿一张报纸,朗声念道:“我们要跟着毛主席干一靠子革命!”说完,全场笑得前仰后合。这个学生不但没有丝毫觉得难堪,反而认为这是大家在夸他念得好,样子很得意。
  事后老师单独告诉他:那是“一辈子”,不是“一靠子”。原来他认为自己才十几岁,根本没有想到“一辈子”,只是理解成学生应当“靠”着毛主席干革命;实际上他也确实以为“辈”就是读“靠”的。
  (二)滑稽的“我是贫下中农”
  当时在农村,“贫下中农”是根红苗正的头等招牌,贫下中农出身的学生无不感到骄傲和自豪。一次某班班主任在教室登记填写学生情况一览表,当场对学生逐一询问,逐一落笔。所有项目中,“家庭成分”自然是不可缺少的一项。未料老师询问到第一个学生,那学生的回答便爆出了冷门儿——老师问:“家庭成分?”学生答:“贫下中农!”老师愣了一下,又问:“到底是‘贫农’还是‘下中农’?”那学生满脸不解地说:“我们家就是‘贫下中农’啊!”
  老师顿悟:原来这学生根本不知道“贫下中农”是两种成分的合称,只好事后单独对他作了一次启蒙教育。
  (三)奇怪的“炸毁我们的党”
  学校少先队大队部为了庆祝儿童节,出一期墙报专刊。出专刊要有报头,恰好大队辅导员老师对绘画粗通一二,就画了一个“星星火炬”的图案,那火炬的形状类似一个电火花。画好以后贴在一大张裱糊好的硬纸左上方,其余的空位就贴满了学生们的稿子,排列得井井有条,辅导员还在各个缝隙及空白处配画了一些不同颜色的花边,然后张挂在校园显眼的墙上,学生们纷纷围过来阅读。
  过了几天,有几个高年级学生发现了问题:报头上那电火花岂不是要炸毁我们的党吗?于是一场讨伐陡然掀起,“革命”有内容了。他们冲进办公室质问作者:“你是什么用心?”那位老师反复解释,说自己绘画的水平很低,肯定是没有画得很标准,表达不准确,决无反党的意图。历时近一周小将们不依不饶,终于勉强相信了这个解释,风波得以平息。最后学生们谆谆教导老师:“你要记住自己是贫下中农,以后拿笔要先考虑好了!”
  (四)无聊的“资产阶级生活”
  各校的运动无声无息,是领导运动的领导们很头疼的事。终于,不知哪位(或哪几位)左派当权人士作出决定:城关工委范围内的全体小学教师统一集中起来,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集体吃住。集中以后专门揭问题,搞批判。只是,在学校领导们和一般老师们当中找出大是大非的问题,相当困难。
  学习班的总负责人是一个军代表,在部队是个班长,他姓啥我忘了,反正所有的人都当面称他“X班长”。此人说话做事雷厉风行,是一员威风凛凛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很快,重点引向了揭批男女作风问题,只要抓住就紧追不放,一场场专题大会不留情面,连最隐私的东西也不放过,细节必须交代得明明白白。当时给所有当事双方上纲的焦点是“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这个结论也让学习班上的所有无产阶级革命派学到了一个新鲜理论——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原来包括男女关系的错误。在带头人的带领下,这个内容一度进行得轰轰烈烈,成为运动的一大亮点,也成为大家闲暇的谈资。
  (五)尴尬的“民主评议工分”
  运动中期,一场“小学下放大队办”的浪潮席卷而来,一夜之间,全县所有小学教师都卷起铺盖,蜂涌地回到自家所在地的学校,甚至连一张证明也可以不要。随着这一大迁徙的到来,所有公办教师的工资待遇一律改为“工分加补贴”,就是“生产队中等水平的工分加原工资中的半数”。
  这件事本人涉身其中,所以感受颇深。那是冬季的一天,我被所在生产队的队长通知:晚上到饲养处开会。去了以后发现炕上坐得满满的:有队长、指导员、会计,还有几个贫下中农代表。我被客气地让到了“炕头上”,即炕炉子烧得最热的位子,我受宠若惊地就位。队长开场白,他宣布完政策,就宣布开会的议题——给“张金声老师”的工分讨论出个标准。大家的发言全都满含善意,全都提出了中等偏高的数字,很快便决定下来。我当时本该感谢大家,却如鲠在喉,不知咋说,心绪麻木,不知所措。只是感觉被众人审视品评了一个小时。这难忘的一幕,至今历历在“幕”。(两年后,“工分加补贴”取消,恢复了原工资。)
  几段插曲,化作苦笑;几段花絮,化作云消。“花絮”,本指各种有趣且正面的零碎新闻,此文冠以此名,实出无奈。所幸“文革”在一个关键性的年代得以结束,这样的“花絮”也便随之消失。
  (作者张金声,原乐亭一中教师,江汉油田退休。)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楼主| ltcn 发表于 2018-12-26 10:54:50 | 显示全部楼层
mark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