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乐亭文史] 《乐亭抗日岁月文集》抗日时期我党在乐亭的第一个地下交通站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6-1-13 18: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抗日时期我党在乐亭的第一个地下交通站
○呼景山

  1938年冀东抗日大暴动受挫以后,日本帝国主义加紧了对冀东军事控制,日军粟屋部队进驻了乐亭,还调来和扩充了大量伪军,建立“保甲制”,发放“良民证”,到处抓捕暴动的抗日人员。抗联战士大部分都疏散隐蔽起来。为了尽快恢复党组织,联络隐蔽的抗日战士,进行抗日斗争,冀东地委派田自修同志来乐亭,在城西王潘各庄建立了第一个地下交通站,负责人王葛亭。
  王葛亭,原名王化南,1903年生于乐亭青河沿的王潘各庄村。他参加革命后化名葛亭,解放后名前冠以王姓叫王葛亭。他只念了二年书,以后便跟父亲在家里开染坊。上世纪三十年代,他家拴了一套大车拉脚跑运输,来往于乐亭、新寨、滦县之间。家里还有十几亩园田,日子过得虽不算富裕,却也不愁吃穿。
  王葛亭红红的脸庞,个头不高,两只稍突的大眼睛,腮边长满胡须,说话有点结巴。夏天头上戴着草帽,冬天腿上扎着腿带。地道的乐亭农民打扮。自幼秉性刚烈,爱憎分明,好打抱不平。
  日本侵略中国后,王葛亭就存有抗敌报国之心。1939年夏天,他去滦县拉脚,拉到一个商人模样的客人。这客人身穿长袍,头戴礼帽,手里拎着一个提包。坐车上路后,二人便拉起了家常,他问这问那,尤其是问到红军(抗日联军)西撤后,乐亭、新寨、高各庄等乡镇的情况,更为详细。王葛亭十分气愤地讲述了日本人到处建据点、抓捕抗联人员的暴行。客人又讲了全国抗日形势和国际形势,说了日本必败的道理。他们谈得十分投机,一直谈到过了汀流河。当王葛亭问客人到哪里下车时,客人说还没有个固定的去处,王葛亭竟把他拉到了自己的家中。这位客人就是冀东地委派到路南联络抗联失散人员、恢复党组织、建立抗日交通站、联络点、堡垒户的田自修同志。
  田自修在王家住下,白天外出工作,晚上回来。住了几天后,经过考查,认为王潘各庄地处滦县、乐亭边界,紧靠青河,地理位置优越,王葛亭又有染坊、运输作掩护的条件,特别是王葛亭本人有较强烈的爱国心,决定在他家建立一个地下交通站,当向王葛亭提出后,王欣然愿从。从此,我党在乐亭就有了第一个地下交通站。王葛亭也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
  在敌人严密控制、不断清剿的残酷环境里,王葛亭和他的家人机智地探听敌情、掩护同志过路,配合我党武装工作人员深入敌穴杀敌,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显示了地下交通站的重要作用。

拔除张潘各庄据点

  1938年农民抗日暴动以后,日本侵略者惊恐万状,从武汉前线调来日军27师团,加紧了对冀东的军事控制。在乐亭,除进驻了日军外,还调来和扩充了大量的伪治安军、警备队、伪警察,并把这些伪军警布置在各乡、村,建立保甲制,发放“良民证”,以加强对中国人民的控制。在新寨北部的张潘各庄、李家寺就驻了一个警备中队,中队部设在张潘各庄。中队长叫王春甫(外号王大麻子),有队员30人,驻在村西路北的一个学校旧址里,他们驻下后,无时不在骚扰百姓,在大门前竖着一根一头红一头黑的黑红棍,强行买卖,搜查过往行人和住户,随意打人、抓人,成为当地的一大祸害,不仅群众恨得咬牙切齿,更是我方开展活动一大障碍。
  王葛亭看在眼里,记在心里。1942年夏天,他到滦县军师庄送信联络,向田自修如实地汇报了这一情况,田自修同志让他模清警备队的人数、装备和防御工事。
  一天,王葛亭化装成卖甜瓜的小贩,挑一担甜瓜放在张潘各庄警备队的门前,对站岗的说,我今天挑的瓜多,不好卖,说说少算点钱,给弟兄们分了吧,说着递给站岗的两个,站岗的说,你挑进去吧。他把瓜挑进院里,警备队员们分着吃瓜,他却装着到各屋里去喊人分瓜,察看着敌军人数、武器装备和院内的工事。两三天后,十二团二连的侦察员来到王葛亭家。王葛亭汇报了情况,并带领侦察员到张潘各庄敌据点周围观察了地形。七月初的一个夜间,二连战士和海防工作团包围了据点。由于据点内没有什么防御工事,战士们从北面、西面爬上房,架上了机枪。战斗一打响,敌人就乱作一团,北正房上的敌人缴了枪,敌中队长王大麻子没在据点内,20多名伪军除一部分从南门逃跑外,其余全部投降。这场战斗从打响到结束不过一个小时,就俘敌20余人,缴获枪支20余支,我军无一伤亡。
  张潘各庄战斗,是开辟路南后在乐亭打得最漂亮的一次战斗,一举拔除了张潘各庄警备队据点,也逼撤了李家寺据点,使这一带人民深受鼓舞,奔走相告。

枪毙税狗子

  1942年春天,在冀东的日本侵略军通过所谓“肃正作战”和“强化治安”,把乐亭称为他们的“模范县”,准备集中兵力围剿路北根据地。为了分散日伪军的兵力,扩大对群众的宣传和影响,路南海防工作团决定对敌搞一些“破袭战”和“骚扰战”。
  一天,王葛亭和李振环同志商量,要找机会枪毙新寨伪警察所长,震动一下乐亭县。新寨集日那天,王葛亭带一支“七星子”手枪,李振环带支“三号德枪”,背着钱搭子,进了新寨,从北街到南街,在警察所门前转了半小时,也没有发现所长行踪,只好回家。下一个集日,二人又逛街寻找,最后转到西街粮食市。粮食市设在史家店院内,坐南朝北,周围用秫秸障子圈着,北面留一个大门进出,院内东面一溜厢房是客房和车棚,西面便是买卖粮食的市场。二人在市场上绕了一圈,要出门时,遇到一个税警正追着一个老年妇女要税。原来这位老妇是新寨北马庄窠村人,家里没粮吃买了二升稗子,税警收她的税,她说实在没钱了,让我出去吧,我家里还有孩子,不行我就给你跪下了。税警还是不让过,正赶上王葛亭二人到来,向税警说情,还是不行。李振环对王葛亭使了一个眼色说,你、你给他。王葛亭抽出了手枪,税警一看不好,转身就跑,跑了几步被量斗的一个大笸箩绊倒,二人过去“砰!砰!”两枪打死了这个税警,接着又朝天放了两枪。炸集了,赶集的人群像潮水般地四处飞跑,二人随着人流回到家中。这件事大快人心,都说:八路来了,伪军、警察们再靠鬼子唬洋气不行了,给自己找条退路吧。

伏击鬼子兵

  1944年8月,家住史庄村的王葛亭二闺女王秀芹(李炳良妻)一次偶然的机会去邻村榆林村,得知驻阎各庄的日军独八旅团1414部队一部,明天要到榆林村拉存放的粮食前往司各庄。她赶忙回家,挟了一个包裹回娘家王潘各庄,告知了父亲王葛亭,王葛亭连饭也顾不上吃,就去找一区队。当时,十三军分区一区队的三个连都在滦县、乐亭边境一带活动,区队领导得到情报当即决定,由副政委王晓生指挥,于8月21日夜间在榆林、七里庄、史家庄设伏消灭这股鬼子兵。张子川率领二连埋伏在榆林村,占据有利地势准备正面迎击敌人;李德勇率领一连埋伏在七里庄及其路旁坟岗等地准备迂回包抄;刘守仁率三连在史家庄一带接应。进入阵地后,立即封锁了消息。8月22日上午9时许,日军中队和部分翻译特务等共80余人,还有辎重车辆,由新寨方向徐徐进入榆林庄,大队尚在村外,已全部进入我伏击圈。埋伏在榆林庄的二连首先打响,接着一连三连从三面射击,敌人乱作一团,除部分敌人占据了李朋年家大院外,其余全部暴露在我军射程之内,战斗仅一个多小时,共击毙敌人40多人,击伤20多人,只有残敌龟缩在李家大院,不敢出来。这次战斗,我军共缴获机枪一挺、掷弹筒一个、三八枪22支,子弹数百发和其他物资一部。我一连一排排长和战士王文同志在出击时牺牲。
  第二天清晨,驻司各庄日伪援军到达,在后榆林村进行疯狂报复,放火烧庄。这时村中大多数群众已经转移,只剩下一些老人没走,老人李德和李万年的老娘子被活活烧死,村中大部分财物被抢劫一空,造成了一桩惨案。

巧妙脱险

  王葛亭交通站建立后,就不断地接待掩护、护送我地下工作人员。李晓光、李运昌、张振宇、田砚农、阎伯文等都曾在这里住过。多时一天接待过七、八个人。为了掩护同志,他在厢房的炕洞里和院里挖了两个地窖,秋后他从村边到青河沿堆上玉米秸,便于同志们隐蔽和转移。家里备有两三套旧衣、粪筐、家具等,便于同志们伪装,并规定了联络暗号。白天妻子王素花在门前做针线活站岗,在村里打探风声;晚上来人敲两下门为暗号;夜间用大被把窗户挡上,在外边不透亮,不透声,每天及时地为隐蔽的同志们送水送饭。为了筹集经费,他卖了6亩园田地,把二闺女婆家送的120元大洋彩礼钱也花了。为了保护同志们的安全,在连北店的大女儿家和小相各庄义父白增录家、火烧佛村付子英家也都挖了地窖,以便在必要的时候转移。
  1941年春,田自修、朱德禄、郭庭杰、李满、阎泽田,还有阎达开、张振宇的家属都隐蔽在交通站。日本人的一个小队和伪军突然包围了王潘各庄。情况十分危急,在地窖里隐藏很危险,突围已不可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素花急中生智,找出孝服,给每个人穿戴好,由王葛亭赶车,把手枪藏在烧纸的盆里,上面放上纸灰佯做办丧事上坟,一旦被敌发觉再持枪突围。一路哭奔村外,站岗的敌人一见有男有女哭叫送葬,也就没加阻拦,顺利地突出包围。
  1942年冬,鬼子、伪军突然包围了王潘各庄,隐藏在王葛亭家的田自修等四名同志,一看情况不好,拔枪就要往外冲,年仅19岁的王葛亭大闺女王秀兰,机智勇敢地把老田的枪掖在自己腰里,把另外两只枪藏在炉坑里,用柴盖好,然后揣了一盆水不慌不忙地向外走去。这时敌人已进了院子,见她从容不迫的样子,没有引起敌人的怀疑,避免了一场搜查,保护了自己的同志。
  1944年冬,由于叛徒告密,交通站被敌人发觉,日本鬼子高桑大队和伪军包围了王葛亭家。当时,王葛亭在外执行任务,在家的妻子王素花与二女儿王秀芹,还有夜里在他家挖地窖的大姑爷杜奎林,敌人认为杜奎林就是王葛亭,不由分说,就五花大绑把他绑了起来,拳打脚踢,往外拉,王秀芹上去阻拦,被鬼子推倒在地,随之在家里滥翻乱砸,把染坊的十八口大缸都砸碎了,把筛面的箩子也用刺刀捅了,连吃饭的碗筷都砸了。王素花和女儿王秀芹乘乱躲到别家。在大街上,鬼子们把群众都集中起来,当众给杜奎林压杠子、灌凉水,边打边问:你把八路藏在什么地方了?武器、物资藏在什么地方了?杜奎林被打得死去活来,但他仍然一口咬定说“不知道!”只说他是串亲戚的。这时,鬼子突然想起要抓王素花娘俩,但搜了半天也没抓到,最后,要放火烧庄,带走杜奎林。后来经乡亲们苦苦哀求,由两面保长曹德芳出面,王葛亭的父亲王老俊拿200块大洋,才把杜奎林保了出来。

消灭伪巡官

  连北店是个位于滦县、乐亭边界的一个小镇,日本侵占后,在镇上设立了警察所,有个巡官叫宋清斋,他依仗日寇为非作歹,坑害百姓,群众恨之入骨。1942年冬,驻唐山的鬼子兵,要在古冶挖一条控制八路军的沟。宋清斋积极操办,按户摊派,每户一个人,不去的交钱,他个人中饱私囊,群众敢怒不敢言。我海防区工作团,为把这个作恶多端的汉奸清除掉,让家居连北店的王秀兰(王葛亭的大闺女)设法查清宋清斋的活动规律及防范情况,王秀兰接到任务后,扮成讨饭的乞丐,到宋清斋的住所去探听。有一天,她了解到宋清斋要押送挖沟的民夫去县城,过李家寺。王秀兰立即向田自修汇了报。田自修组织武工队埋伏在李家寺,等宋清斋押着民夫到达时,迅速出击,将其击毙,民夫们各自逃回家去。这天,正是县城大集,群众看到打死了汉奸宋清斋,无不拍手称快。事后,群众还编了歌谣,四处传唱:
  连北店啊贼巡官/不顾百姓只图钱/打骂还不算/挖沟他占先/那一天啊送民夫/走到半路遇八路/吓得两腿颤嘟嘟/枪下命呜呼/这一天/?城集/死尸停在大寺里/鬼子汉奸哭丧脸/百姓笑嘻嘻。
  解放后,王葛亭调到县社,上级安排他做领导工作,他坚决不受,他说,我爱赶车,养牲口,自愿到生产公司。1960年,承德遭灾,为灾区寄养上百头牲口,他去海上放牛,在棚铺里自己煮饭吃,以苦为乐。在生产公司他住着一间非常简陋的房子,李晓光、张振宇来乐亭看望他,就在这间小房子里,王葛亭于1963年3月病逝,享年60岁。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