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乐亭文史] 《乐亭抗日岁月文集》抗日战争时期阁楼坨纪事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6-1-14 18: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抗日战争时期阁楼坨纪事
吴志森 张林 王军

  2007年8月,市委选聘老干部、大学生和青年志愿者到老区村任职,我们被选聘到古河乡西阁楼坨村。一踏上这片热土,一种对老区人民的敬仰之情不禁油然而生。怀着对老区人民的崇敬,我们访问了村里的老人们,他们讲述了一串串老区村的故事。

阁楼与炮楼
  西阁楼坨村于明代永乐二年建庄,东北距县城17.5公里,地势平坦,为轻壤质潮土。这村土地肥沃,人杰地灵,人们躬耕垦植,辛勤劳作,明、清时期就是附近有名的富庶村庄。当时,村里的有钱人学着京城人的样子就在高地上盖起了阁楼,村庄也取名阁楼坨。农业的发展也吸引了许多外地商贾到这里经商做买卖,一时就出现了繁荣的景象。到清代乾隆四年,村里的财主、绅士已有二十多户,阁楼也多了起来。这一年发大水,附近的村庄多数被淹,而这里的阁楼建在高地上,没有被淹。当时全村的土地有3000多亩,生活富裕的户也比较多。
  清末和民国初年,由于军阀混战,土匪横行,民不聊生,有钱人为了防止土匪骚扰,保护自己的财产,就在自己的院内盖起了炮楼,雇佣了家丁,配备了枪支,到民国18年,村里的炮楼就有十几个。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革命先驱李大钊的影响下,我县的革命活动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西阁楼坨村独特的炮楼、富庶的村庄和远离县城的区位优势,就成了早期红军和共产党组织的活动根据地。

军区司令部
  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蒋介石采取了不抵抗政策,使大片国土沦陷,整个华北、冀东都成了敌占区。日寇奸淫烧杀,无恶不作,制造了许多惨绝人寰的惨案。在中华民族危难的关头,八路军在共产党、毛主席的领导下,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敌后根据地。由于西阁楼坨村群众基础好,物产丰富,离敌占区又较远,1942年,在李运昌和冀东党组织的领导下,中共唐山地委、冀东军区第十三军分区就驻扎在这里,当时的军区司令员李雪瑞就在这里指挥战斗。由于是敌后游击战,军区的兵力大都分散在附近各县、区,驻扎在村里的只有三连,肩负着保卫军区司令部的责任。军区还设有参谋科、作战科、锄奸科等军区组织,还有电台等通讯设备。白天炮楼上有八路军战士站岗放哨,夜间有民兵和八路军一起值班巡逻。
  由于我党坚持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村里不分男女老幼、穷人富人,有人出人、有枪出枪,财主、绅士们也把看家护院的枪支交给八路军打鬼子,把炮楼也交给八路军使用。村里有个开明绅士叫刘芝俊,把家里的财产都捐给了八路军,自己到长春益发银行沈阳分行谋生,后来当上了商行的“掌柜的”。全国解放后他定居北京,又开办了工厂,还办了牛奶站。由于有老百姓的支持,冀东军区第十三军分区司令部就成了插入日寇后方的一把尖刀。

反扫荡
  1944年初,抗日战争从战略相持进入战略反攻阶段,但驻守在冀东的日军还在做垂死挣扎,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一次又一次大扫荡。我抗日军民在共产党、八路军的领导下,对敌人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反扫荡。那一年正月刚过,区长王慎斋在新寨的姜各庄召集二区全区干部开会,研究发动群众、坚壁清野、锄奸反特等反扫荡工作。晚上散会后,有的回到各自驻地,区长王慎斋、秘书唐致和、民政助理刘洪兴、财粮助理吴勇、武装干部刘守良、曹瑞平和通讯员赵峰、王连友,共八名同志,住在了郑家桥村郭耀清家。住下后,郑家桥的民兵在村外设了岗哨。
  天刚蒙亮,放哨的民兵急促地跑来送信,说有情况,东河套有不少人,不像群众,赶紧走。那时的八路军睡觉不脱衣服,不脱鞋,而是头朝里,有情况马上站起来就走。出门后朝小河沿方向走去,刚一出村,看到东北方向迎面来了敌人的马队,于是转身向阁楼坨的方向跑,到阁楼坨村东,被敌人发现,尾随追来,边追边打枪。王慎斋边撤边还击,武装干部曹瑞平不幸受了重伤,吴勇上去就背起他跑,因落了后而被敌人俘虏,其余人等继续向西跑。到了村里,各户还没有开门,刘守良是本村人,情况熟悉,翻身跳进了魏建深家寨子门。跟着刘洪兴也跳进来了,刘守良接着又跳墙到隔壁魏丁兴家。这天魏丁兴家正发丧人,魏丁兴妈在院里,见到刘守良又听到枪声,就知道有情况,迅速地解下头上的白色包头,给刘守良系上,又给他换上了一双白鞋,接过他的手枪顺手插在酱缸里,刘守良把背的文件、皮带、子弹埋在灶坑里,进屋见桌上有饭,坐下来就吃饭。这时听到敌人追进了隔壁,刘洪兴跳到魏建深家后,见大门没开,就跳进了猪圈,把枪插在猪圈房上,被敌人俘虏了。听敌人大声地问刘洪兴,和你一起的那个人呢?刘洪兴说:“他是个民兵,给我们背东西,往北跑了。”敌人踩开门,屋里屋外搜了一遍,什么也没搜到,敌人又挨户搜,搜到魏丁兴家,见刘守良在吃饭,身穿孝衣,脚穿白鞋,外边还停着死人,也就过去了。
  区长王慎斋和唐致和、赵峰、王连发等人穿过了村庄一直往西跑,直奔小杨树林,边跑边朝敌人打枪,敌人也边追边打枪,双方对打,这时王区长受了伤,趴在一个坟头上,四人一起向敌人开火,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敌人散开包围,并不断喊话劝降说优待俘虏,四人不回答,看准了就打一枪,最后子弹没了,就把文件都撕了,四人都光荣牺牲了。阁楼坨村的干部群众,把四位烈士埋葬在村西的高岗上,以后迁到了唐山烈士陵园。
  被捕的吴勇和刘洪兴受尽了酷刑折磨,但始终没有投敌,最后关押在唐山监狱,日本投降后获释。

保护军衣、军鞋
  冀东军区第十三军分区司令部设在村里,这里就成了附近抗日游击根据地的中心,中共党组织的活动也比较活跃,群众的抗日情绪也很高涨,村里建立了抗日救国会、民兵锄奸队、妇救会、儿童团等抗日组织。当时的民兵队长是魏敏,许梦兰是妇救会主任,刘景杨是财粮,刘俊田是儿童团长。人们交公粮、做军鞋、军衣支援八路军打鬼子。所以,这村也就成了日、伪军的眼中钉、肉中刺,经常来村里“扫荡”、“清乡”。为了和敌人开展斗争的需要,村里也成立了伪村公所,保长叫王成,表面上应付敌人,暗地里为八路军办事。
  1943年,冀东军区第十三军分区司令部转移到铁路北迁安、卢龙一带活动,那年农历10月18日,路南一区队副队长张子国、供给处刘化南、曹福兴、胡富国和通讯员华国栋等五名八路军战士从滦县甜井来西阁楼坨村取军衣、军鞋,因为刘化南是东阁楼坨村人,先行一步。群众把军衣、军鞋交到村公所,保长王成把东西交给了张队长。不料,此事走漏了风声,日寇和伪警备队二百多人包围了村子,还带来了坦克车,形势非常严峻。张队长为了不连累为八路军做军衣、军鞋的抗日群众,让王成把军衣、军鞋暂时退回老百姓家里先藏起来,日后再派人来取。有人主张让八路军化装成老百姓,混在群众中藏起米,张队长坚决不同意,他说我们是共产党、八路军,是人民的军队,如果我们藏起来,村里的老百姓就要遭殃,我们一定要把敌人引开,想办法冲出去。张子国等人看见一辆坦克车停在村中,就转身从庄里胡同往北疾走,又看见北边还有汽车停着,车上坐满了穿黄军装的治安军,又转向西走,这时日本坦克追上来了,张队长和华国栋在车右边跑,曹福兴和胡致富在车左边跑。敌人从坦克里用机枪扫射,张队长负伤趴在地上,其余人也都趴下,坦克车也停下了。这时,张队长喊了一声快跑,只见张队长起了两次没起来,华国栋上去扶,张说:“不要管我,你们快跑。”说着拔出手枪,并把文件包交给华国栋,用枪打坦克,坦克里的人不敢下来,曹福兴等三人一同向西跑,曹福兴喊了一声:“分散跑!”曹福兴向西跑到小树林,安全脱险了。张队长由于伤势过重牺牲了。
  华国栋向北跑,跑到刘智庄,被刘智庄站岗的敌人打中牺牲了。胡致富向东北跑,脱险了。夜里回到郑家桥,与民兵干部郭洪恩住在臧庆云地里的地窖里。早晨,二人回到村里,遇上了敌人,郭洪恩串户,最后藏在郭香家的厕所里,没被敌人发现。敌人逮捕了胡致富,因为胡致富背了一个公文包,敌人认定他是八路军,最后关押到唐山。
  刘化南是东阁楼坨村人,先行一步到东阁,刚一进村遇到本村魏成明,魏一见是刘化南就说:“别往前走,有清乡的,赶紧跟我走。”魏把他藏在柴垛里脱了险。
  敌人在八路军战士身上没有占到便宜,就到村里搜八路军的军衣、军鞋,由于群众藏得及时,敌人什么也没有捞到,只把做军衣、军鞋的名单搜走了。
  第二天,农历10月19日,天刚蒙蒙亮,伪军几百人就包围了村子进行报复。他们把全村的老百姓都赶到村东的破庙里,四周架起了机关枪,伪军按着名单叫人,让大家站出来,把军衣、军鞋交出来,叫了半天谁也不吭声,伪军不认得谁是谁,就把保长王成叫出来让他认人,王成不说,敌人就当着全村老百姓的面,扒光了王成的衣服,问他军衣、军鞋藏在哪里?谁是名单上的人?王成还是不说。敌人就把王成绑在凳子上,往王成嘴里灌辣椒水,把王成折磨得死去活来,王成一口咬定不知道。在敌人的威逼下,全村人没有一个说出,伪军无奈,只得撤回据点。以后,这批军衣、军鞋又交到了了八路军手里。

翻身团
  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党领导人民进行土地改革,打土豪、分田地,广大人民群众响应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革命热情空前高涨。1946年村里建立了第一任党支部,刘仁林任党支部书记。1947年解放战争的形势发展很快,人们踊跃支援前线,组建翻身团,支援大军南下。刘仁林想带头参加翻身团,又担心年迈的父、母无人照料,仁林的父、母是明事理的人,把儿子叫到眼前语重心长地说:“仁林啊,咱这里解放了,过上了好日子,但全国还有很多穷苦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你去吧,跟着共产党走,我们有政府照顾,你就放心吧。”刘仁林含泪告别了双亲,带着村里的三十多个年轻人组建了翻身团,他任新兵连连长。刘仁林和他的翻身团随解放大军南下,一直打到长江以南。全国解放后,刘仁林在东北野战军任正师职后离休。
  老区的土是热的,老区的水是甜的,老区的人民是淳朴的,老区的记忆是红色的。全国解放快七十年了,老区故乡虽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依然是贫穷的。这次我们自愿到老区村扶贫,想到老区人民为革命做过的贡献,再看看脚下这片流过烈士鲜血的土地,我们感到了肩上沉甸甸的分量。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楼主| ltcn 发表于 2018-12-1 17: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测试专用!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