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第49期:说说“张老八”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6-4-22 10: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说说“张老八”
○李士成

  在乐亭民间流传着很多“张老八”的故事,可以说他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他身经百战,在风云变幻的历史阶段时期扮演了不同角色。
  “张老八”是滦县沈营村人(现属滦南县),1913年出生,9岁读书,起名张丰庆,后改为张子川,14岁辍学,曾随父亲去沈阳经商四年。18岁返回故里没有正当职业,以赌钱、耍人闻名四乡。因其在张家族中排行老八,故家乡人都称他张老八。他还用过陈仁、陈和东、张真华、张森等很多化名。但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张老八”的名字都响于其真名、化名和原名。
  1938年7月9日,陈宇寰主持下在小陈庄锅房坟上召开了暴动会议。会议结束后,张子川、于尚清、杨兆元、戚树雨等人马上在胡各庄、沈营、北圈、孙坨等地举事。张子川率队当夜直扑乐亭,配合高志远部一打乐亭县城,查抄冀东银行乐亭支行和白面儿馆。次日返回,先后捣毁了胡各庄、高各庄、坨里、杨岭等地的警察分驻所,发动赶集的人们“抢”了胡各庄粮市。从此,“张老八”的名字传遍滦乐平原。这支队伍被抗联定为第七总队。总队长张子川,总队下辖三个大队,大队下辖中队。其中,于尚清为大队长,杨兆元、戚树雨为第三大队副大队长(第三大队后被改编为警备司令部归孙善蛟领导)。
  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壮大队伍,七总队兵分两路,到乐亭、卢龙等地活动。9月初,同兄弟部队三打乐亭城后,又挥师北上玉田西北部山区,与日军两度作战。中旬奉命回路南张家法宝,驻防半月余,同日军交锋岩山。南返倴城稍事休整,便奉命赴平西整训。因中途连遭日伪军阻击,该部损失甚重,仅一部到达平西。张子川身经数战,取得了作战经验,提高了指挥能力。
  平西整编后,张子川奉命返回路南,开展游击战争。历任迁滦卢联合县基干队副大队长、一区队二连连长、昌滦乐联合县支队长,四十六团副团长、三十三团团长,十一旅代旅长等职。张老八的名字越叫越响。
  一、担任一区队二连连长
  1942年夏,活动在这个地区的迁滦卢基干队,几经曲折,已经发展到四个中队约200人。为了适应大规模开辟滦东和路南的工作,将其编为南进队和东进队,南进队挺进路南,队长张子川,指导员白云龙。与此同时,冀东军分区(即十三军分区)为加强对这支队伍的领导,使之适应开辟新区的需要,又派出司令部作战科科长张鹤鸣进入路南,指导迁滦卢南进队,进而组织、筹建一区队。
  1942年9月中旬在滦县郝家院头宣布成立一区队。区队长张鹤鸣、政委丁振军(兼),副区队长高小安。区队下辖两个连:调丰滦迁基干队第一大队为区队第一连,连长李德勇,指导员王维良;调迁滦卢基干队南进队为区队第二连,连长张子川(张老八),指导员白云龙。因为当时第一连还在丰滦迁以“丰滦迁基干队”的名义活动。所以,实际上区队当时只有张子川这个连,而且人们仍然习惯地称他为迁滦卢基干队。因此说张子川的二连是一区队初期的中坚力量是当之无愧的。
  区队忠实执行党委的指示,将队伍分散开,以班为单位进行隐蔽活动。最初,由区队长张鹤鸣掌握一连,分散在路北山区,以青龙山、丰滦迁边区为依托;由副区队长高小安掌握二连,分散在滦乐平原及沿海一带,以沿海为依托。一区队是在战斗中成长壮大起来的。1943年初,一区队充实到四个连。1944年春,一区队就发展到六个连,区队在发展壮大,但张子川仍是二连连长,二连在乐亭参加过多次战斗,如大罗庄、公官营战斗,大庄河攻坚战、张各庄战斗、榆林庄战斗、焦庄战斗,庄头伏击战等。所以乐亭人民都熟悉“张老八”这一人物。
  二、在乐亭参加的几次战事
  1、没有指令的公官营伏击战
  1943年夏季,日伪由唐山调乐亭一个警备大队,大队长沈育英,番号为“冀东道剿匪第一大队”,约600人。其中一中队驻县城,二中队驻闫各庄,三中队驻胡家坨。沈育英带领一大队来乐亭后,经赵书元(百善学校校董)多方联络,由我昌乐联合县县长李海涛与沈育英(同情抗日),双方进行了一次会谈,按照抗日救国的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本着抗日救国各尽其职,各负其责,抗日救国是一家,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原则,达成了一个协议。内容是:恢复公路和电话线路(这是掩饰日本人的耳目);军队行动要亮出标志,以小旗作为暗示,左右摆动或中握,左摆敌人在左,右摆敌人在右,正拿不动则无敌,互相联系,莫起冲突,双方各守机密;八路军进城不要带枪,警备队暗中保护;日军有行动随时通知我方。自从和沈育英达成协议后,双方按着协议执行公务。时隔不久,沈育英带二中队由县城去胡家坨换防。
  当时,一区队二连正在公官营村驻防。连长张子川派的侦察员化装进城探听到敌人的情报:“明天沈育英带领二中队到胡家坨换防”,报告给张连长,他如获至宝,他没有向上级领导请示汇报,就召开了连、排干部会议,决定在公官营打一个漂亮的伏击战。二连的干部一致表示“送到嘴边的肥肉,就要一口吃掉。”
  张子川通过察看地形,做出了在公官营村西由县城通往胡家坨和姜各庄的公路上打一次伏击战的决定。张子川制定了作战方案。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二连战士们吃完早饭,在张子川的带领下,来到村西边,按预定方案,一排埋伏在公路南边的大坑里,架起机关枪;二排埋伏在公路北边的坟地中;三排埋伏在村西头的房屋顶上。当沈育英带领二中队(领队人员手持小旗不动)走进二连的包围圈内时,张子川一声令下,“给我狠狠地打!”突然有枪声,沈育英就命令二中队顺着公路沟撤退。当时,沈和16名伪军被俘。这次伏击战,共打伤了5名伪军,将沈和16名伪军押到十家子,缴获了一大批物资,抗联战士无一伤亡。战斗虽然取得了胜利却违背我党的统战政策。战后,昌乐联合县的县长、科长都到十家子说明误会的原因并向沈育英道歉,第一联络人赵书元也到现场安慰并道歉,二连副连长朱宗防也前去说明双方联络的暗号不清楚(为保守机密,协议只限双方长官知晓),并返还了沈和被俘人员的武器。这样才弥补了张子川违背统一战线的缺失,挽回了影响。此后,沈育英仍按双方既定的协议行事。当年冬,我四区区小队在胡家坨歼灭由唐山来的巡察队30余人,沈的二中队在胡家坨一枪未放。一次沈育英去唐山参加日寇召集的会议,回来后曾向我政府报告了敌人将要“扫荡”的消息,使我政府有所准备,未遭受大的损失。
  2、不可挽回的损失和影响
  在中共乐亭党史办组织的抗损调查时,据赵滩村的刘宝珍(曾任抗日救国会会长)回忆:刘志一任汤家河区长时期,住在十家子村开展工作,有两个青年要求参加八路军,当时区小队受人数限制,就决定把他俩送到一区队去。一区队二连连长张子川在纪各庄驻防,上午派人送他们到二连(纪各庄)去当兵,下午刘志一又派秘书到马成廒村(联庄名)取子弹,当秘书骑着自行车走到纪各庄时,被二连站岗的战士误会了,开枪射击,不幸中弹身亡。等到弄清身份,已经晚了。这个秘书是骑着刘宝珍的自行车去的,人牺牲了,自行车(当时自行车很少)落到二连。刘志一通过二连也没有查到。后来,八家子村的陈俊奎赶汤家河集看到了这辆自行车,认准了这辆车子,告诉了刘宝珍,刘宝珍又找到刘志一,通过二连才要回这辆自行车。
  3、焦庄战斗留下质疑
  1944年农历的二月,初春与残冬还在进行着无情的决斗。
  高小安率一区队二连转战到滦乐交界的小青河两岸。二月二十五日(农历),我方情报人员报告,日军驻滦县偏凉汀的1414部队,出动4辆坦克,3辆大卡车约百余名日伪军,对路南进行“侦察扫荡”,高小安决定凭借小青河的险要地形打击敌人。当天晚上,二连进驻靠近小青河西岸的邰刘庄。26日早饭前,敌人的坦克、大卡车从小杨各庄方向朝邰刘庄逼近,刚接近小青河,即遭到埋伏在河西岸的二连的突然袭击,有一辆大卡车被打坏,另两辆大卡车调头跑了。大卡车上的30余个敌人几乎被全歼。二连得19条枪。这时又见从西北方向有辆坦克向二连冲来,有日本兵、伪军100多人扑上来。连长张子川见敌势大,急忙令队伍撤出战斗,从东北方面渡过青河向焦庄村撤离,同时让通讯员报告高小安也赶快转移。通讯员在送信途中牺牲。
  高小安为接应和掩护其他同志,把敌坦克引向自己这边。此时,高小安腿部受伤,同志们争着上来抢救,他大声命令:“快往村里撤!不要管我。”这时另三辆坦克也开过来,步兵也冲上来了。高小安看到二连已安全转移,才边打边撤。一排长见队长还没有下来,喊了一声:“快接应首长回来!”带着18名战士返身杀回,敌人一发炮弹击中一排长,一排长牺牲了。战士们含泪向东撤入焦庄,占领了有利地形。敌人步兵冲上来,高小安看敌人进入射程,举双枪高喊:“谁在前头先打死谁!”头前儿的敌人应声而倒,第二个也上了西天,高小安站起身来又撂倒两个,伪军们回头就跑,日本兵立刻全部卧倒。高小安借满地粪堆隐身,翻滚着向焦庄撤退。他一翻滚,帽子掉了,露出头来,日军军官大叫:“打当官儿的!”坦克集中火力向目标射击,高小安同志不幸身受数弹壮烈牺牲,时年28岁。
  正当路南军民需要高小安同志继续战斗的时候,他却壮志未酬,为国捐躯了。
  高小安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书写了“桴鼓之急,则忘其身也”的警策之言。而张子川却给人民留下了质疑。
  1944年下半年,在一区队改编为14团之前,张子川调任昌乐支队长。昌乐支队配合14团反攻作战。向唐山进击,完成了对唐山的包围。接着挥师路南,接管倴城,攻打闫各庄据点,解放乐亭。
  抗战胜利了,转入解放战争。国民党军队对路南解放区进行大扫荡之后,国民党政府成立了招抚大队、感化院、自首所等反动组织和机构,动员威胁村干部自首,摧毁共产党的基层组织,对上层人员也搞策反工作。1946年初,时任冀东军区独立旅33团团长的张子川因受不了解放军严格纪律的约束,在国民党滦县县党部书记张樾的策反下,于1947年3月叛变。张子川叛变后,国民党在滦县五区西新户庄召开受降大会,张子川被国民党92军,委任为滦宁县复员军副司令。后历任伙会区队长。滦宁县自卫总队副队长、河北省保安五团副团长、滦宁县剿共总队副司令、华北剿共总队独立团第三营营长等职。带领国民党军队和伙会向解放区进攻,屠杀共产党干部、群众。派伙会们到乡下抢掠50余次,抢得粮食30余车。倴城以南、以西的很多村政权几乎被摧垮,一些村子甚至把党员花名册都给了敌人。也有的党员干部消极、妥协或叛变,使一些解放区上空一时乌云翻滚,革命形势转入低潮。给革命造成很大的损失。
  解放后,张子川畏罪潜逃,更名改姓,隐居北京、包头等地。1951年11月逮捕归案,1958年8月26日被人民政府处决于倴城,结束了他的一生。
  乐亭人民给他编了这样的顺口溜:
  张子川,号“老八”,
  处人做事耍奸猾。
  战场上,数他嘎,
  生死关头只管自己不顾大家。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背叛人民,百姓遭屠杀。
  全国得解放,“老八”没有家。
  最终被逮捕,人民处决他。
  (作者李士成,乐亭县环保局原副局长。)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