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互动交流] 《乐亭百岁寿星》:王滩镇垛瓦村姚左氏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6-7-12 17: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王滩镇垛瓦村姚左氏
刘汝宁 赵志文

  2015年9月的一天,我们敲开了乐亭县城健康家园姚瑞芝的家门,她是百岁老人姚左氏的外甥女。进屋后,我们说明是为访其姨母百岁生平的来意,她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姚瑞芝年已七旬,退休教师,她告诉我们;她原来姓郗,大姨无儿无女,她3岁时(1947年来到姨家与其共同生活,因而随姨父改姓姚。虽然改了姓氏,却始终未改姨和姨父的称呼,这是大姨的决定,说姨和妈没分别,这样更亲切,是两家的女儿。姚老师还说:打一小是大姨把我抚养成人,乐亭一中毕业后参加了工作,成家后仍与姨父、母共同生活,直到为二老送终。
  当聊到其姨母百年生平,姚老师打开了话匣子。她说:姥姥家原籍垛瓦村,生于1911年6月,家境贫寒。在旧社会,年壮时的姥爷左海武带着一家老小,从垛瓦到西张庄、王亭庄、郗三家子村移居三次,没有土地,没有房屋,借住亲朋好友家,给有钱人家扛活做月。土改时正在郗三家子村居住,分得了土地,房屋才定居下来。姥爷姥姥一生勤俭持家,过庄稼日子,生有大姨,舅舅和母亲3个孩子。大姨是1910年农历六月出生,6岁时(1915年)与垛瓦村(那时还在垛瓦原籍住)姚成业定了娃娃亲。大姨与姨父完婚后,姨父姚成业就去了黑龙江省双城县住地方当店员,新中国建国初期回到家乡。姨父由于自小就在外居住,回家时已步入中年,因而从事农业劳动体力不足,生产技能缺乏,当时正值乡村普办供销合作社,姨父当店员商业底子厚实,赶上了招职工的机会,就到新开口供销社参加了工作,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退休回家生活。
  大姨父2000年间过世,活到近90岁,一生对家务事从来不操心。退休后的30年,依然是饭来张口,吃凉不管酸,悠闲自在。大姨也不指着他,惯了。只是到月底把所领工资交给大姨。大姨是个标准的旧时代的家庭主妇,按照旧时代“男主外,女主内”的戒规和习俗,家务事处理得井井有条,件件得体,饮食起居非常用心去做,屋内外整洁有序。对全家人的每日三餐虽然尽是粗茶淡饭且“众口难调”,但总是适口生津,无可挑剔。大人孩子的鞋袜衣服,尽管是粗布土衣,穿出来也不掉价。大姨也爱唠叨。回想起她经常唠叨的话语,大都是做人之道。比如:我刚上班时,她总是要唠叨上几句,上班了干事要有眼力见,教书要尽心尽力,同事相处要忍让。我结婚之后,生了孩子,她就经常对我说:“你有丈夫,又当了妈,伺候好自己的男人,管好孩子是你的本分。”大姨自我一小对我照顾、管教是尽心的,严格的。我先后有了两个儿子,大姨父义不容辞地担当起带两个重外甥的责任,两个孩子又都帮我带大。孩子们从小就“姥姥”、“姥姥”地叫个不停,祖孙非常亲近。
  说到这里,姚老师接了一个电话。我们议论说,老人家生在民国时,年少时食不饱肚的辛酸生活,流离失所的家庭环境,形成了她勤俭持家的美德和把全职家务作为己任的思想基础。两只小脚和熟练地家务技能又留下了封建礼教强加于旧社会妇女的物证。姚老师听到谈起她“小脚”,马上说起了发生在大姨小脚上的一件往事。事情是这样的:姚左氏老人的一生中仅参加过一次生产劳动,是在当年的“大跃进”年代。因为村里要求检查团检查大跃进活动开展的效果。在挖东河(小河子渠)的工地上,队长让年已五旬的妇女也都上工地,包括小脚女人在内。姚左氏老人上了工地,被支派抬大筐,为的是要样看。检查团见到此景,拍手叫好,姚左氏老人却有苦难言。那天中午,姚老师放学回家,还没放下书包,见到大姨趴在炕上一个劲地哭,规劝有何用,能替代小脚的疼痛吗?从那以后,老人再也没有到生产队里干过农活。
  姚老师接着回忆道:大姨的强项是炕上的针线活和纺线织布。旧式服装从裁剪到手工缝制,做工精细,质量上乘。土布织得又快又好,即平整又无瑕疵。在用票买布的那个时代,因布匹缺乏,不管是旧衣改制、缝缝补补,还是用家织土布做新衣,经她手缝制的衣服平整、随身,很招人喜欢,人见人夸。因此,乡邻老姐妹们做针线活都愿意凑到大姨炕上同做,便于大姨指点。关键部位大姨还要亲自为她们动手。大姨家自备土织布机,每年必与乡邻一起用机挂线经布,白布、花格布都有。有的乡邻来大姨家白织,大姨不厌其烦,热情招待,专心指点。大姨织艺水平高,还有不少乡邻请她代织,付给大姨一些工钱。大姨的手工劳动每年还有所收入,贴补家中生活派上了用场。大姨一生中最大的乐趣就是这些家务劳动,一直干到古稀之年,才放下了刀、尺、砧、杵。
  2000年姚老师退休了,孩子们都在县城工作,老伴也在上班。姨夫去世后,垛瓦老家只剩下了姚老师娘俩个。孩子们多次劝她们到城里住,姚老师心动了,老人家就是不肯,她说:“家里住惯了,还是乡下好,娃你去,我自己在家中。2008年,老人已99岁了,姚老师身体又欠佳,是两个重外甥多次做工作,死缠着姥姥不放,老人才同意搬到城里。4年中,老人没闹过大病,有时伤风感冒,当医生的重外甥媳要老人住院治疗,老人自己不应扣,谁能强拉硬拽?2011年9月的一天早晨,老人没按时起床,到住室一看已失去了往日的精气神,重外甥执意要送医院,姚老师说:“寿数到了,经不起折腾了。”坚持没送医院,过了两天便与世长辞了。
  姚左氏在平淡中度过了百年岁。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