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热图推荐
开启左侧

第50期:在生产队劳动的日子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6-7-17 19: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生产队劳动的日子
○赵爱民


  1974年底,我高中毕业后回到当时的会里公社前黑王庄大队第十生产队参加劳动,在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几乎干遍了生产队里的农活,从中品味出了劳动的乐趣,也感受到了劳动的艰辛。
磕  坯
  磕坯(也有称扣坯、脱坯),是农村劳动中比较累的活。合作化时期,生产队每年春季都要磕坯用于各户打火炕。打炕不仅是为了炕好烧,主要是当时肥料缺乏,将烧过一年的炕坯换下来做肥料。磕坯按数量给记工分,大多由三、四十岁的强壮劳力去干。
  在生产队干活成年劳力一天记10分工,我参加劳动时间不长、年龄又小,一天只记6分工。1975年春,生产队又要安排磕坯的活。我听到消息后,为了多挣点工分,就找到生产队长要求磕坯。生产队长怕我干不动开始没有同意,后经反复争取才答应了。
  磕坯的共有3个人,另外两人是老手,有多年磕坯经验。我们三人自成体系,分开记数。
  磕坯场地在庄南不远的一个坑内,地势低洼,便于挖井取水。其他两人先期占据了便于取土、离水井近的位置。我们各自做出独立场地后,就共同挖取水井。水井大体有3米多深,底部周围打上1米多高的木桩,木桩与井壁之间放些秫秸防止淤泥。井挖好后我们分别平整自己的场地,平好后压实备用。
  磕坯要起早贪黑,一天不闲。其程序是;
  备土:先一天晚饭前将实土用大镐刨松堆到一起,中间做成水槽放水,上边再放一层土闷上,根据土堆大小估计出坯的数量,备足后浸润一夜。
  和泥:第二天早起,用大镐背儿在浸透的土堆上反复地砸,砸成泥状捣在一起再砸一遍,堆成一堆泥就和好了。
  磕坯:吃过早饭后,拿着坯模来磕坯。坯模大都用槐木做成,不怕水泡、不易变型,用完后扔到取水井里泡着,以便好用。磕坯先抠出泥蛋,在泥蛋和坯模上都轱辘上沙子,以免坯模沾上泥不好用。上午把和好的泥一次磕完。常用坯模一次磕两块,磕出的坯和普通砖大小相当。
  揍坯:下午在坯既不软又不干时开始揍坯。揍坯是用坯模的底面先将坯的上面拍平后戳起、摆直,然后再拍戳起坯的上面和两边,坯就揍好了。
  捡坯:坯晾干后捡坯(也叫拿架),揍好戳起的坯干的很快,在能拿起时就把坯戳着码到垫好的秫秸上,上一层的每块坯反方向压在下一层的两块坯上相互交叉着,坯与坯之间留出间隙,便于通风。为避免坯软不耐压,当揍到一定高度时,就揍另一架,然后再继续往上码。码到两米来高,就不再往上码了。
  当年,我一天能磕出450块坯,挣15分工,还补贴给9两玉米。有体力、有经验的人一天能磕出700多块,有的甚至能磕1000多块呢!
放  牛
  生产队时期种植大田作物,牛是春耕、秋收、冬运的主力。入伏后,是牛在一年中轻闲的季节。每到夏季,我们队都将牛集中到滦河对岸的“开荒团”放养。“开荒团”的驻地在滦河左岸,距我村5公里,那年,队里分派我到那里去放牛。
  滦河左岸多属昌黎县域,但“开荒团”的土地却为我们大队所有,由各生产小队经营。“开荒团”有一个小院、六七间房子,大队派去四五个人常年驻守,也视为各生产队社员前去干活的接待站。在去“开荒团”时滦河里水很少,我赶着一辆车、带上有五六头牛,直接趟水到了河对岸,在驻地安顿下来。
  到“开荒团”后,每天上午和下午,我分两次将牛赶到河边草多的地方,牛吃饱后赶回到驻地。天气不好时还要套上车、赶着牛割些草以备雨天喂牛。晚上,驻守的人们同住一个大屋,有人睡在大炕上、有人睡木板床,我搭了个临时的木板床,遇到闷热天就在房顶上支起一块塑料布睡在里边。有时,我们吃过晚饭后大伙自娱自乐,有的拉二胡、有的唱歌,以此消除一天劳作的疲惫。半个月后,原来留在生产队的一头大白牛因腿被茬子扎伤感染送来治病,并专派一人看护,让我协助。我俩从当地找了兽医每天给这头牛打针、灌药,但牛的病一直也没见好转,以后就站立不起来了。
  一天下午,上游下大雨河水上涨,我把牛赶到河边时,一头牛径直向河中走去,担心牛走到深水处可能会被冲走,很着急。以前听人们说过牛会凫水,人在水中抓住牛尾巴就不会沉下去,我即刻跳下水抓住了牛的尾巴,水已齐腰深。果然,这头牛就像通人性一样不再向河中间走,回过头来返回到河岸边。上岸不久,滦河水迅速上涨,洪水夹杂着大量杂物从上游冲泄下来,天黑时近千米的河床中全部满水,一望无边。为保证人员安全,天黑前大队派人将木船摆渡过河停泊在我们的驻地附近,第二天天刚亮将大部分人和牛乘船渡河回到了村庄。
  送去治病的大白牛因不能走路没办法弄上船,只好留下治病,我回村后就死了。那年头粮食短缺、肉食更少见,上级不允许宰杀耕牛,很难吃到牛肉。牛死后,队里派人将牛皮剥下,肉分割开,运回分给了社员。生产队还多分给我了一些牛油,作为对我照料这头牛的奖励。母亲把牛油炼后留下一部分食用,其余做成了蜡烛。因当时经常停电,蜡烛用于照明。
  这头大白牛是生产队最老实的牛,也是最能干活的牛。它死后,社员们还时常想起它、提起它。
看  场
  生产队在村外都建有场院,用于打场晒粮。我们队场院在村庄西,南面临道、北临“赵家坟”。看守场院的小屋建在场院的最北面。人们说,在搭建小屋挖地基时,挖到了两口棺材,棺材没有取出来,就在棺墓上边填上一些土建起了“小屋”。
  “赵家坟”是本村赵姓人家的坟。在建看场院“小屋”时挖到了棺墓,连上了年纪的人也不知道里面安葬的是赵姓人家的哪位祖先。
  秋收时节,收获的庄稼陆续运进场院。每天晚上队里安排三个人看守,其中两人为固定人员,另一人由生产队社员轮流担任,我为固定人员之一。场院小屋,地下就是棺墓,两个人都在时还感觉不出害怕,最怕的是轮流回家吃饭只剩一人的时候。每当到了傍晚,地里劳作的人们都回到了家、寂静的场院只有一个人伴着小屋里的一盏灯,想到小屋地下的棺墓,看着场院北面已不明显的坟头,再胆大的人也会有些发怵。轮到我看守,我就走出小屋,站在远离小屋的场院中间,呆呆地注视着小屋和里面发出的微弱灯光。每当这时,精神高度集中,担心会发生什么,但却不是怕有来场院偷窃的人……
  之前,听叔叔讲过这样一件事:一年夏季,他在队里看瓜,瓜地有4亩多,北半部分种在平掉的“刘家坟”地上,西临是“张家坟”,南面有座废弃的砖窑,周围都是高粱、玉米围起的青纱帐。在瓜地中部用木棍和秫秸搭起的瓜铺里,铺四周留有一些孔洞,用于观察情况。看瓜地的有两个人,一天傍晚,另一个看瓜的人回家吃饭,叔叔为了解闷在瓜铺里吹起了箫。箫声在夜空中回荡,让人感到一种凄凉。夜越来越深、越来越静,箫声显得越来越响、越来越远。这时,他突然看到从瓜地北面平掉的坟地里走过来一个像似穿白衣的人,离瓜铺越来越近,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张着嘴,住了箫。那白衣人听不到箫声,慢慢消失在夜色中。后来有人在村庄附近看到过一只白狐狸,说是箫声把狐狸引了过去,不可能是穿白衣的人。不过,无论是什么,在那样的环境中看到这一幕都会让人毛骨悚然。
  看守场院的日子结束了,并没有出现“瓜棚一幕”。秋收完了、场也打完了,场院里只留下那座小屋和一些零星的老鼠洞。
修 海 挡
  秋后,县里号召围海造田,各生产队都做着前期准备工作。我听说队里派民工到海边搭建修海挡住宿工棚,就找队长要求参加。经队长同意后,我备好了家里的斧子、锯等必要工具准备出发。
  几天后,队里安排两辆胶皮车,车上装满了秫秸、木棍等搭建工棚用的物料和人畜吃用的粮食、柴草,上边再放上个人的行李、工具等物品。我正感冒发烧还带上了一些药品。天还没亮时,我们吃过早饭,五六个人分别坐在装满物料的车顶上,一路摇摇晃晃,向着百里之外的海滩进发。因我没到过海边,当时也不清楚去的地点,只记得路过何新庄百善学校时在门前停车休息了一会儿。同去的人讲了百善学校的事,对此地印象较深。休息过后,我们从百善学校西门前沿路继续南行。现在从当时走的路线看,我们的目的地应该是在翔云岛林场一带。
  走了近一天的路,天黑前到了目的地。在工地居住区,有的生产队的工棚已经搭好,我们就先借住下了。吃过晚饭后,我们还到各工棚看了看人家的工棚搭法。第二天我们开始搭建工棚,年长的人负责搭棚,我最小主要负责锯木料、搬运材料等。几天时间工棚就搭好了,准备迎接施工大部队到来。
  过了一段时间,带去的给养快用完了,领队的让我回队里取面粉。出发那天,我很早就吃了饭,一个人赶着老牛车,沿着去的、只走过一次的路向家的方向走着。因路不熟,到了路口就不时问路,当走到百善学校门前时心里才明白回家的路没有走错。下午4点多钟回到了家。
  在生产队场院里,队长正在组织社员用木棍做防止手拉车在泥泞海滩上下陷的垫道链。第二天我赶着牛车,拉着小麦到三四里之外的村庄磨好面粉,拉回来放到库房里,准备送往工地。这时,队长却告诉我,大队找我值勤,每天晚上在村庄巡逻。因此,我再也没有回到修建海挡的工地,没有看到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也没有见到我们亲手搭建起的工棚。
(作者赵爱民,乐亭县政协宣教科原科长。)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