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第50期:压轿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6-7-17 19: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压轿
○刘 和

  1947年春天,哥哥由长春回家娶媳妇。没想到有一宗百年不遇、让我高兴一辈子的好事竟然落在我头上——压轿。当时娶媳妇的风俗是:男方雇一乘四人抬小轿,去丈人家接媳妇,去时轿不能空着,必须要有一个小男孩压轿,这个小男孩一定是男方的亲门近枝,且长得又好,还要会答人家的问话,这件好事选到了我,能不高兴吗?坐轿前几天,家里筹办喜事,客人们进进出出,谈论都是彩礼、轿子、鼓乐和办事的礼仪等事宜,还特意为我做了一身新衣服,代表我哥到我嫂子家。当时,比我大5岁的姐姐和比我小3岁的弟弟只有眼馋了。
  说起我哥的婚姻,那真叫不顺。听我妈说,在他七、八岁时就定了亲,我哥拴上她的手,牵着她当马玩。那时的男孩,到了15岁就要上关东学买卖才有出息。哥在小学毕业后,家里就让他跟着三表哥去长春。父亲搂着他在一个被窝睡了15年,一天也没离开过,而如今要远离父母去东北,那可是一种怎样的勇气呀!当时正是日伪时期,日本鬼子在山海关设卡子,关里关外分成两国,过关要进行严格地检查。我哥临走时,家中给他做了一套行李,在山海关过卡子时,守关人让他打开行李检查,一看还没沾身,马上没收,声称充任军用,还没出关,行李就没了。到了目的地,多亏三表哥帮助,先借后买逐渐度过难关。
  哥哥学买卖时,先站柜台、学珠算,三年过后吃上了劳金,接着又放了份子,挣钱以后,就开了自己的裁缝铺。哥哥在战乱中苦苦经营,克服了重重困难,手里也有了些钱,父母看他渐渐长大,就和他联系回家娶亲事宜,5年后,他兴高采烈地来回家娶亲。
  哥哥的命真不好,刚到家,原定的媳妇就让人给拐跑了。拐她的男人,面貌丑陋,是她家的近邻。她个性极强,因父亲去世,母亲和哥哥管不了她很是无奈。她哥与我哥是同学,很愿意把她嫁给我哥,可妹妹死活不愿意,他只得来到我家,对我母亲说:“大妈,这事就听你一句话了,要人,今天我没送来,要钱,一个钱皮不少,我一把交清。”因我们在一个村,她妹妹的事,我母亲也有耳闻,所以也只好说:“既然不愿意,就把彩礼退回吧!”母亲的高姿态成全了他。
  哥哥娶亲不成,情绪低落,然而他却没有急于回长春的意思。母亲看出,他还是想从家里说媳妇,马上托媒人说亲。我们是庄家院过日子的人家,名声在外,哥哥又出息了,见过世面,媳妇很快就说成了,并定了娶亲的日子。
  娶亲那天,母亲把哥哥打扮得花枝招展,也把我从头到脚打扮了一番。时辰一到,执事就让我们在门口等着,一会儿喇叭、锣鼓、彩轿都来了。4个彪形大汉抬着那顶小轿颤悠颤悠地走着,他们望着我说:“去时就不颠他了,回来绝绕不了她,不能让她好受了。”我上轿后,有人喊:“起轿——”
  轿内四面有窗,窗上有帘,还有扶手,我稳稳当当地坐在轿内。轿内没有太多的余地。我拨开窗帘,可看清外面。只觉得颤悠悠、美滋滋地惬意极了。按说去我们邻村高庄子不过2里地,从我们庄往东走,向北拐,直奔她家很近,可能是父亲显摆,故意让村里人知道,我也娶儿媳妇了,起轿后经直往西走,向北拐,过小武庄,穿过丁庄,走过李庄,再去高庄子。在平整的路上四个轿工喊着口号,前边急拐弯时,前边喊:“前边拐呀——”“后边摆呀——”“前边是平川呀——”“后边走的欢呀——”这时喇叭吹起了秧歌调,轿工也扭了起来。我掀开小帘,清楚地看到人们跟着喇叭嘻嘻哈哈地笑着穿街过巷,直到停在她家门前。
  轿一停,人们就督促我下轿,其实我还真没坐够。我一下轿,就看到一个哭红眼睛的俊媳妇蹲在我面前,让我扭得面向她。她仔细看着我,有人指着我并夸夸说:“你看,这就是他兄弟,这脸多白,模样多俊,他哥这些年出息了,长得比他俊多了,你还有啥不遂心的呢?”她哭着说:“我不上轿,我和我妈过一辈子。”她妈说:“傻闺女,别说傻话了,人家是买卖人,大掌柜,想妈了就回来几天。”原来这就是风俗,若是不哭,庄里人笑话。一会儿,有人指着一个端洗脸盆的小男孩告诉我:“你们俩在一块,坐车回去。”
  回来时走了一半路,到我熟识的地方我就下车了,看抬轿的颠着玩,他们四人把那轿轻飘飘地举起来,可扔起换手,他们扭啊、颠啊,不觉到了家门口。
  我看到有人在轿前铺毯子,新媳妇用红布盖着头,有人搀扶着,步子很小,走的很慢,人们在后边追着,还有人说:“慢慢地,慢慢地,脚步大了孩子稀。”一共30多米的路,走了很长时间。怪不得人们形容某人走路慢,都是说“新媳妇下轿似的。”真不明白,为什么那样慢。在前门新郎新娘就拜天地,尔后,陪媳妇的就将二人送入洞房。如今,我都忘记了是否给了我钱,在哪屋吃的饭,只记得她站在西屋地下,总是偷着看一眼我哥,脸上洋溢着笑容,早就没有了泪痕。
  晚上开始装枕头,不知为什么不早把枕头装好。炕上是崭新的被褥,而枕头却是两个新枕头顶,约20公分,绣着喜上梅梢之类的图案,抻开约1米长,和褥子等宽,这样的枕头优点是枕着肩部舒服,不得肩周炎。家中早就备好了荞麦皮,高粱壳的内料,有长辈告诉她:“你挣开口,让他(我哥)给你装上。”在装填时总有人推搡逗着玩。一捧装进去一半,撒得很多,推搡着他二人碰闷(额头)儿,每一次碰闷儿,嫂子看一眼哥哥,也不很有气,大家在嘻嘻哈哈的氛围中,脸上都是笑容。在他二人碰撞中,都认识了,记住了模样。枕头还是靠安排好的人装好缝好了。有人说着吉利话给温上了被,让一对新人睡觉,就开始让大家退出了。有人告诉嫂子:“今天插门睡觉有说道,必须是这样(示范),你把门关上,等着他(指我哥)给你插上。”再告诉我哥:“你让她关好门,你拿这门闩给她插上。”外边有动静别出屋。
  我们都出来了,里面插上了门。我们当时住在东屋,他二人住西屋。那夜,听声的很多,他们一会儿在脚门听,一会儿去窗根儿听,外面总有动静,里面静悄悄地一句话也没有说。天亮以后,听了一夜的人说:“白挨了一夜冻,就听了一句话:‘那个扫炕的笤帚呢?’
(作者刘和,唐山电力局退休职工。)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曦阳梅子 发表于 2016-7-18 21: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叙事祥尔细
 楼主| ltcn 发表于 2019-2-21 15: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备用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