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50期:新中国成立后乐亭第一任县长李斌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6-7-18 14: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中国成立后乐亭第一任县长李斌
○耕 野 陈士元
000.jpg


  上世纪五十年代,乐亭县家家户户都珍藏着两份文书,一份是房照,一份是地契。房照和地契上面都盖着两枚大红印章。一个是乐亭县人民政府,一个是县长李斌。因此,李斌的名字在乐亭县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李斌(1924—1978),建国后(1949—1953)乐亭第一任县长。早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李斌就组织带领民兵打鬼子、打国民党反动派,出生入死,他的行踪遍及全县,他的名字印在群众心中。建国后他在人民群众心目中是当之无愧的好县长。
  李斌,闫各庄镇前何新庄村人,1924年出生在一个贫农家庭。在百善学校上小学时,受学校进步教师的影响,产生了热爱祖国、追求进步的革命思想。16岁那年,李运昌同志率八路军来百善学校宣传抗日救国,在师生中开展革命活动,李斌积极响应,组织同学到附近村庄散发革命传单,张贴标语。1942年,他毅然走上了革命道路,先是在本村及邻村成立民兵组织,深入群众中开展抗日活动,后来又扩大到整个四区,活跃在闫各庄一带。期间,受到了闫达开同志的培养和教育。1944年,李斌受李运昌同志和闫达开同志的指派,成立乐亭县武委会,组织培训民兵开展地雷战,积极配合八路军打击敌人。
  解放战争时期,李斌同志任县武装部长;1949年任乐亭县县长。在峥嵘岁月里,他同全县人民群众并肩战斗,建立了鱼水之情,是乐亭县的传奇人物,至今在一些老年人当中还流传着当年的一些故事。
  李斌,原名李宏财,李斌是他的化名。为什么要用化名,这还得从抗日战争说起。1942—1944年,李宏财带领民兵活跃在昌滦乐地带,积极配合八路军主力部队开展游击战争,利用地雷战神出鬼没打击敌人,凡是日本鬼子路过的地方,他就组织民兵埋地雷,炸得鬼子人仰马翻,鬼哭狼嚎。当日本鬼子通过汉奸了解到埋地雷的领头人叫李宏财时,气得要死,恨得要命,于是四处张贴告示缉拿,为避开敌人视线,他将名字李宏财化名李斌。
  1944年秋,李斌指示一区队配合十三军分区部队在乐亭举办爆炸训练班,组织县城北宁庄村民兵开展地雷战。一天夜里,宁庄民兵在村东北公路上、公路沟和野地里埋好了地雷,然后撤到附近的小圣庙村隐蔽监视。当太阳升起的时候,100余名日军和警备队从县城里走来,他们有过挨地雷炸的教训,不敢走大路,专走公路沟。当进入布雷区后,母雷首先爆炸,接着踏火雷爆炸,当场炸死日军及警备队40余名,没被炸死的敌人吓得急忙逃回县城。当准备从唐山回乐亭的日本顾问和乐亭县知事闻讯后,吓得不敢回县,在滦县蹲了两天,尔后才秘密绕道溜回乐亭县城。1945年秋,日本投降,乐亭县武委会召开表彰大会,李斌同志主持大会并讲话。会上命名一区宁庄村民兵宁克成为“地雷大王”,奖银质奖章一枚,手枪一支;同村妇女干部宁淑珍(化名田娟)因埋地雷有功获银质奖章一枚,手枪一支。
  解放战争初期,县人武部集中百余名民兵爆破骨干,在部长李斌带领下开展地雷战,配合我主力部队打击国民党军。在战斗中,民兵们创造了多种多样的设雷、布雷方法,有的把地雷埋在公路上炸敌人车辆,有的埋在炕洞里、灶膛里、挂在柜子里和门上炸串户搜查的国民党军,多种设雷方法诱敌中雷,使敌人防不胜防。有一次,李斌带领民兵在县城一带侦察,得知敌人要出发清乡,他组织民兵布好地雷阵后,还在亲自将写有“顽军(指国民党军)投降接待站”的大木牌子,挂在了栗家湾坨村东头的墙壁上,而在牌子背后却装上地雷。国民党军出发路经此地,看到牌子便怒气冲冲去砸,引起地雷爆炸,当场炸死4个敌人。还有一次,民兵把地雷埋在高各庄村头的厕所里,几个路过的国民党兵进厕所小解,一踩踏板,当即被炸死。再有一次是把地雷埋进交通要道两旁的坟地里,并派出民兵隐蔽监守,当国民党军队路过此地时进行射击,引诱其抢占坟地,在慌乱中踏上,被炸死数名。
  1947年5月,乐亭接十三军分区命令,决定由武委会主任李斌和科长田乃耕率1000多名民兵到北宁线扒铁路、破交通,以阻止国民党军队对昌黎的增援,配合我主力部队解放昌黎县城。当时乐亭还盘踞着国民党军队,不时下乡讨伐、抢粮、抓民夫,因此,组织破交工作是在严格秘密的情况下进行,仅两三天时间破交队就建成了。在县区干部的带领下,按班排连营军事化建制,民兵们肩扛铁锹、大锤,背着绳子、钳子、钣子等工具在会里镇集合。李斌骑着马,田乃耕骑着驴在队伍的最前面,连夜奔赴昌黎,黎明到达后,住在安山车站南边鸾坨村。当晚,李斌与各区干部对破交工进行了详细部署。第二天拂晓,首先放出警戒,防止敌人袭击,然后带领大队民兵从安山向西破坏铁路、公路。按着“路翻身、轨变形、枕木毁、电线断、桥梁炸”的标准,用绳子拉、撬扛撬、铁锤砸,拆卸铁轨,尔后就地码上枕木,上面架上道轨点火焚烧,直到把枕木烧毁,道轨变形为止。同时还炸桥梁、拆炮楼、挖电杆、掐电线。经过5天时间,完成了东起安山、西至朱各庄的破交任务。当驻滦县的国民党军发现民兵破交,立即由滦县大桥向东出发攻打,警戒人员马上向李斌报告,李斌紧急集合破交队迅速返回乐亭。为了防止乐亭和汀流河的国民党军堵截,破交队从赤崖过滦河,直奔苇厂村。在苇厂,李斌做了简单总结后,就地解散。通过这次破交使北宁路断交40多天。
  1948年秋,辽沈战役结束,东北野战军挥师入关,平津战役开始。为了支援平津战役,乐亭根据冀东区党委的指示,建立了县、区、村三级战勤委员会。县战勤委员会由高纯一任主任,李斌为副主任。以区为单位组建运输队、担架队、战地救护队。任务是送军粮、抢救伤员、装运弹药、修桥铺路、做军鞋等。全县战勤人员达77385人,八个区组建了八个随军战地担架团,按年龄和性别划分:18—50岁的男子6人一副担架,编成前方团,由县长高纯一、武装部长李斌带队,军事化行动。在战地救护中,担架队员对伤员亲如兄弟,轻抬轻放,为减少伤员痛苦,快步稳走,用温水给伤员擦血迹,用手为伤员接痰,还用自己的钱给伤员买鸡蛋吃,伤员们感激地说:“担架队员比自己的亲兄弟还亲。”;51—55岁的男子和18—25岁的妇女编成后方短途转运队和后勤服务队。送军粮那天,李斌亲自指挥调集的20多辆大车从乐亭向路北进发,临行前,他把自己的马交给粮食部门护送车队的安泰昌,并嘱咐他说:“小安,我知道你是个机智勇敢的好小伙,这次,你带几个民兵护送车队,一路上要严加防范,及时安全地把粮食送到目的地,回来给你记一功!”小安连连答应,在他和大家的努力下,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受到了县领导的表扬;负责为前线战士做军鞋、缝洗衣服的妇女为了解放战争的胜利,争先恐后地报名参加支前活动,仅会里镇就有300余人,他们大干了20天,做棉衣棉鞋数百件(双),装满两大车送往前线。
  1947年—1948年,随着解放战争节节胜利,开展了轰轰烈烈地土改平分革命运动。作为县里主要领导干部,李斌始终站在运动前列。他认真学习贯彻上级指示精神,多次召开会议,亲自深入一些村庄,广泛发动群众,组建贫民团,坚定地执行上级“一切权力归农会”的指示精神,组织劳苦群众丈量土地,登记房产,按剥削程度划定成份,重新分配土地和财产。运动一开始,李斌同志首先从前芦河村姐姐家入手,因为姐姐家在当时是没落地主,就让他们把土地和房产拿出来分给了贫下中农;在四区东刘村了解到有个别农会干部因受地主拉拢腐蚀丧失立场时,立即组织村农会组织对其进行严肃地批评教育,及时调整了农会组织;在车门村发现在为村民定成分时存在左的倾向,就召集贫农团开会,他说:“定成份要按党的方针政策办事,不能左也不能右,够不上地主的就定富农,够不上富农的就定中农,不能扩大对立面,要注意团结多数。”
  1949—1950年,乐亭县人民政府按平分后的土地颁发了房照和地契,并在上面盖有县长李斌的印章。建国后,李斌任乐亭县第一任县长,他当了县长后,很少住在机关,常常下乡,走家串户倾听民意,到田间地头同农民促膝谈心,必要时还要住上几天。为深入了解情况,有时还帮助群众推碾子,对这个做法,有人不解,而他却说:“推碾子好,即帮助群众干了活儿,又方便唠嗑,啥事都能听得到。”有一回,他带着两个通讯员来到毛庄村,看到一位老大娘正汗流满面推碾子,三人就凑到跟前,李斌说:“大娘,您先坐在一旁歇歇,我们三个小伙子来推。”三人推着碾子转着圈跑,时间不长就把面碾好了。大娘很是感激,问他们是来村里做什么的,让他们到家里喝杯水。李斌说:“我们就是当年的八路军,来村里帮老百姓干点活儿,做点事儿。”有一次,他到石碑村工作,被派驻在烈属安大爷家,李斌一进屋,就坐在炕沿上同安大爷唠起了家常,问老人和老伴身体怎么样,代耕搞得好不好,今年收成如何,打得粮食够不够吃一年,养了几头猪等生活上的事情,然后走出屋,拿起扁担就要去井上挑水。又吩咐同来的小杨和小严扫院子。安大爷急忙拦着:“你们歇会儿,还有半缸水。”李斌挑起水筲说:“半缸不行,我们走到哪里,哪里就得三净一满。”
  每逢召开群众大会,他第一句话就是:“父老乡亲们!”有时,农村的基层干部和群众来县里找他办事,只要他在机关,总是热情接待,没有一点官架子。那时,政府工作千头万绪,李斌同志坚持发扬党的群众路线,实事求是地解决问题,能办到的事当场拍板,立即就办。需要调查了解或一时办不了的事,也是讲清道理,容当缓办。
  建国初期,县里只有一辆旧汽车,李斌同志以身作则,下乡步行,远距离骑自行车,很少坐汽车。他说:“新中国刚刚建立,国家财政十分困难,能节省就得节省。”那时,还没有实行薪金制,他每月只挣200斤小米,干部下乡没有任何补助,吃派饭必须自己交钱。李斌一到村里就先叮嘱村干部:“千万别让户里做好饭,好饭按规定要多交钱,我一个月挣200斤小米,还得养家糊口,总做好饭,真吃不起呀!”有一次,他下乡到闫各庄,村干部问他中午想吃啥饭,他说:“今天就想吃小米粥就青荬菜。”村干部说:“那也太简单了。”他说:“我专爱吃这一口,再说,正是春耕大忙季节,都没闲空儿,吃饭越简单越好。”
  1951年镇压反革命,李斌同志在闫各庄召开公判大会,击毙伙会头子刘思静。当时,有人提出把刘思静的秘书裴金江一同枪毙。李斌给群众解释说:“刘思静作恶多端,罪该万死,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是由法院依法判处的,至于裴金江他本不愿当伙会,是刘思静逼他当的,当了以后,并未做啥恶事,让他陪陪绑教育教育就算了。”1952年,县财政科有四五个人代管发放全县老师工资,当时正值“三反运动”,科长和另三个科员靠边站作检查,只剩下马玉林一人忙着发工资,未能按时向工会交经费。工会主席怒气冲冲地找马玉林,要罚款。马玉林愁得没办法,就去找县长李斌说明情况。李斌立即把工会主席找来说:“财政科就他一人忙着发工资,晚交两天经费就值得罚款?”工会主席说:“这是上级的规定。”李斌斩钉截铁地说:“上级的规定也要从实际出发,具体问题具体处理,绝对不能罚款!上级查问,由我一人承担。”此后,经多方协调,这个问题得到妥善解决。
  李斌同志身虽居县长之位,但他却不摆官架子,1951年夏,17岁的杨玉华来到他身边当文书。初来乍到,小杨有些拘束,李斌幽默地对他说:“小杨,你来我这里不必拘束,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一句话把小杨逗乐了。这年冬天,他带着小杨和通讯员小严到汤家河下乡,住在老百姓家里。那时屋子里没有取暖设备,就靠灶里烧火热炕,一到晚上更冷,李斌就把热炕头让给小杨和小严,并叫他们早早睡觉休息,而自己还要在灯下看文件。临睡时,他还轻轻地给他俩掖好被子,并把自己的衣服脱下给他们“压脚”。他平时重视对身边工作人员的培养教育,给他们讲解孙中山的“天下为公”,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和鲁迅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他结合实际,讲得津津有味,工作人员听得入神。最后,他语重心长地说:“我们要联系群众,依靠群众,对老百姓的态度要好,绝对不能发脾气、瞪眼睛。”
  李斌爱好武术,这源于战争年代防身,平时,他对文书小杨说:“你只会文书不行,还要习武,文武双全才好。”小杨表示一定要跟他学习武功,为此,他教会了小杨三招:一是打猴拳,二是掰腕子,三是下绊子。
  李斌爱武器,他随身掖着手枪,有空闲就拿出来摆弄,小杨在一旁看着,就教他怎么使用,如何拆卸安装,并深入浅出地说:“毛主席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们今天的政权就是用枪打出来的。”
  李斌同志任乐亭县长近4年,始终是清清白白做人做事,从不乱用职权,优亲厚友。那时国家干部还未实行薪金制,教育局按国家规定对抗日时期的干部子女发助学金,李斌女儿上小学符合条件,每月发给助学金5元,他得知后,通知教育局停止对女儿发助学金,为了减轻国家负担。
  李斌同志任职期间,他的亲戚、家族都来找他安排工作,可他一个也没安排。他说:“按权力我能安排,可是给他们安排了工作,吃国家俸禄,会给国家增加负担,如果别的乡亲再找我安排工作,那怎么办?这个口子,我绝不能开!”
  李斌同志从来不收礼,就连乡亲们送一些鸡蛋、花生等也没收过。他诚恳地对乡亲们说:“你们养鸡不容易,舍不得吃,还给我拿来,心意我领了,东西必须拿回去。”
  1953年初,李斌同志奉上级组织安排调到唐山另有重任。在他离开乐亭时,全县的干部和群众对他依依不舍;而他更不愿离开战斗过的故乡和百姓啊!
  (作者耕野,乐亭县退休干部;陈士元,退休教师。)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